寫意小說 > 穿越 > 調教三國 > 章節目錄 第448章 大喬的決心
    喬老爺子見女兒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郁悶不已,喃喃自語道“妹妹如此,姐姐也是如此!唉,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了一眼大喬,滿臉堆笑道“女兒啊,孫公子來了,正在后廳等候,你是不是去見一見他?”

    大喬皺了皺眉頭,搖了搖頭,道“對不起父親,女兒實在沒有心情。請你去告訴孫公子,就說我不舒服,請他回去吧。”

    喬老爺子忍不住問道“女兒啊,我感覺,感覺你這次回來之后,對于孫公子的態度完全不同了。就好像,就好像對待一個陌生人似的。”大喬望著月洞窗外,喃喃自語道“我變了?不,我只是到今天才明白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就在當年他救了我們之時,自那時開始,我其實就喜歡他了!”大喬微微一笑,美眸中流出一滴晶瑩的淚水,自嘲似的道“我真是好笨啊!居然直到現在才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喬老爺子以為大喬說的就是不久前洞朗舍身救了他們的事情,急聲道“女兒啊,你可不能有這種心思!那洞朗雖然對我們有大恩!可是畢竟已經死了,你鐘情于他又有何用!女兒你這根本就不是喜歡,而只是感激罷了!你可不能為了一個已死之人而做出荒唐的事情啊!!”

    大喬搖了搖頭,“不!我不是感激,我是真的喜歡他!或許當初只是感激吧,之后長江岸邊看見他率軍拼死救護百姓,心中更加敬佩;再后來,聽到他以一己之力抗擊董卓,之后獨戰十八路諸侯,北伐并州血戰黃河,我只感到他真是當今天下無與倫比的大英雄呢!龍嘯九天,威臨天下!”大喬說到這里,美眸中不禁流露出呢癡迷的神情來,“他就仿佛一座直插云霄的雄峰,遮天蔽日,讓人只想匍匐在他的腳下仰視著他的榮光!”

    喬老爺子聽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問道“女兒啊,你說的究竟是誰?你說的怎么好像是那秦王陳狼?”

    大喬一驚回過神來。

    喬老爺子沒有深究這件事情,正色對她道“你這些荒唐的心思必須放下才行!難得孫公子有與你和好的打算,你該立刻去見他才是!”

    大喬沉默片刻,無奈地嘆了口氣,道“既然父親這么說,女兒只能從命了!”

    片刻之后,大喬跟隨父親來到了后廳之中。正等得有些不耐煩的孫策見兩人進來了,連忙站了起來。

    喬老爺子滿臉堆笑地道“公子你和大喬說話,我不打擾你們了。”說著便離開了。后廳里只剩下了孫策和大喬。

    大喬低垂著臻首,盈盈拜道“見過公子!”

    孫策眼見大喬一身月白長裙長發披肩,絕色容顏之中卻透出幾分憔悴的韻味,不禁大感憐惜,心中不由得微微有些自責,連忙上前想要扶起大喬。大喬卻如避蛇蝎一般慌忙向后推開了兩步避開了對方的攙扶,垂首道“公子請自重!”

    孫策不禁眉頭一皺,問道“大喬,你這是怎么了?”

    大喬道“沒有什么,多謝公子關心。公子日理萬機,身系整個江東的安危福祉,不可在此荒廢光陰。”

    孫策見大喬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不禁惱火起來,問道“你究竟是怎么了?為何對我如此冷淡?”

    大喬聞言,索性道;“公子見諒,民女蒲柳之姿實在不能侍候公子,公子還是忘了民女吧!”

    孫策大怒,喝道“你說什么?”

    大喬見孫策氣勢駭人,不由得花容變色,倒退了兩步,怔怔地看著孫策。

    孫策憤怒地質問道“你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

    大喬不敢看孫策那憤怒的模樣,垂下頭去,道“公子并不在意民女,而民女最近才明白,民女心中真正所愛并非公子!還請公子放過民女,也放過自己吧!”

    孫策怒瞪著大喬,難言的怒火在胸中翻滾奔騰著。他感覺大喬背叛了自己!這時,聽到動靜的喬老爺子匆忙奔了進來,惶急地問道“怎么了?怎么了?”

    孫策正在氣頭上,當即沖喬老爺子怒喝道“滾出去!!”

    喬老爺子嚇得魂飛魄散,連滾帶爬地去了。

    大喬不禁心中有氣,抬起頭來嘲諷似的道“公子當真是威風凜凜啊!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在你面前恐怕和雞鴨牛羊沒有區別!公子想要生殺予奪,那也只能由得公子!那個人雖然縱橫天下威震寰宇,然而私底下卻與你完全不同,他絕不會對我父親做出這種事情來!”

    孫策雙目一瞪,猛地踏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大喬的雙肩,喝問道“你說的是誰?是陳狼嗎?你們什么時候私底下相處過了!”

    大喬冷冷地看了孫策一眼,道“你難道忘了,當初若非陳狼出手相救,我們一家人早就失陷在水賊的手中了!”

    孫策簡直氣瘋了,抓住大喬雙肩的雙掌不由自主地加力,大喬感到肩膀痛楚傳來,不禁心中更加厭惡起孫策來。只覺得孫策就是個粗暴自私的男人,與陳狼那種蓋世英雄相比,根本就如同寒鴉比之鳳凰,土狗比之麒麟。大喬只覺得自己當初真是瞎了眼了,竟然一度想要同他廝守終身。不禁回想到不久前,陳狼竟然以身體遮擋住了射向她的利箭,淚水從眼眶中奔涌而出了,她恨自己當時沒能與陳狼生死與共。

    孫策見大喬哭了,不禁一愣,隨即卻怒發如狂,因為他知道,大喬的淚水不是為他流的,而是為了另一個男人!

    孫策瞪著血紅的雙目吼道“你現在在我手中!誰也不能得到你!我現在就去向你父親提親,量他也不敢說個不字!”

    大喬看向孫策,嘲諷似的地道“公子好威風啊!可惜只能對我這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子耍威風!”

    孫策怒喝道“你說什么?!”

    大喬淡淡地道“公子以強權壓迫小女子,小女子不能反抗,不過一死的力氣還是有的。公子若是一意孤行,大婚之日便是小女子前赴黃泉之時!”

    孫策瞪眼喝道“你敢威脅我!”

    大喬道“我怎敢威脅公子啊!我不過是說出一個實情罷了!想要怎樣的結果全憑公子決斷!”

    孫策瞪著大喬,心中憤怒至極,不過這憤怒卻并非是針對大喬的,而是針對陳狼的。孫策自視甚高,卻沒想到處處在陳狼面前吃癟,沙場爭鋒如此,如今情場角逐也是如此!最可恨的是那陳狼根本不在江東卻能把大喬的心給偷走了!

    孫策瞪著大喬一字一句地道“我不會強迫你!我要讓你親眼看見,那陳狼臣服在我腳下的情景!”

    大喬長嘆一聲,“不會有那一天了!”

    孫策哼了一聲,放開了大喬的肩膀。突然拔出了腰間的寶劍。大喬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公子要殺我嗎?那可真是多謝公子了!”喬老爺子等一直躲在門口觀察,見現場居然到了動兵器的局面,再也顧不上禮數了,慌忙闖進來,跪倒在地,求饒道“公子大人大量,手下留情啊!!”

    大喬道“父親不必求他。對于女兒來說,死亡也未見的是一件壞事。”

    孫策突然抓住了劍刃,雙手用力一拗,只聽見啪的一聲脆響,孫策的寶劍應聲斷成了兩截。

    眾人大為驚訝。

    孫策將斷劍擲到地上,斬釘截鐵地道“我孫策對天發誓,今生定要擒住陳狼!若違背誓言,便如同此劍!”說完便轉身去了。

    喬老爺子等人不由得松了口氣。隨即喬老爺子站起身來,奔到大喬面前,拿手指點著他,沒好氣地埋怨道“女兒啊女兒啊!你,你怎的做出這么荒唐的事情來!”大喬卻突然哭泣起來,十分悲傷的模樣。

    喬老爺子本來還想埋怨女兒的,可是見此情景,滿腔怒氣不禁煙消云散了,反而安慰起她來。

    就在這時,小喬的貼身婢女心急火燎地奔了進來,急聲道“老爺老爺,你快去看看小喬小姐吧!不知道她和周公子說了些什么,惹得周公子大怒,小喬小姐哭著跑回來了!”

    喬老爺子心頭一驚,又是郁悶又是擔憂地道“我生了你們兩個女兒,真是,真是 不得安生啊!”隨即便將大喬交給夫人照看,自己則匆匆往小喬的繡樓奔去了。

    陳狼在襄陽沒停留幾天便返回洛陽去了。黃忠黃舞蝶父女兩個繼續戍守襄陽,而諸葛家眾人則跟隨著陳狼一道返回襄陽。

    一路上,只見鄉村如畫,農田綿延不絕一眼望不到盡頭,歡快的農歌在耕牛哞哞叫聲中回蕩在天地之間,好一派富饒祥和的景象!

    諸葛家眾人完全沒有想到這一幕,只感到難以置信驚嘆連連。到了洛陽,眼見洛陽恢弘壯闊仿若天界,各地商賈云集于此繁榮鼎盛,不由得更加驚嘆起來!諸葛瑾忍不住感嘆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啊!這,這是真的嗎?”諸葛若雪瞪大了眼睛,張開了嘴巴;而一向睿智的諸葛夢雪和諸葛亮也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形象了!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