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科幻 > 惡靈滋生 > 章節目錄 第四章、好像哪里不對
    一時之間,整個院子里都傳出了沙沙響動,仿佛黑暗之中有無數詭異之物,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呼喚這他們的“槐樹老仙”。

    院子外面飄來大量磷光,遠遠看去好像是點點鬼火一般,直到它們靠近阿牛才發現這些原來是以成群結隊的螢火蟲。

    它們落在院子里,仿佛聽懂了槐樹的召喚,隨著藤蔓移動,好似一串串現代都市的led燈帶,把院子里點綴的生氣勃勃。蘇影身后的槐樹也在此時發生了變化,一串串槐樹花相繼盛開,散發著淡淡白光,雖然十分微弱但是一整棵樹的花朵匯聚起來,足以將大半的院子照的一片通明。

    天空的烏云很快散去,江阿牛也終于看清了這棵樹的全貌,那里還是他黃昏時分見到的那個樣子?一顆高大仿若參天的巨大槐樹,就那么矗立在自己面前,阿牛渺小的仿佛一只螞蟻,讓他光是仰望這可槐樹就從心底誕生出深深的恐懼。

    粗略對照一下,這棵樹居然相當于八層樓那么高,阿牛完全不知道這棵樹是吃什么長大的!

    額……

    好像有些不對,不過意思就是大概這個意思,讓沒怎么上學的阿牛說的形容的那么清晰明,還不如讓他在跟這棵槐樹大戰一場呢。

    “失敗者沒有條件跟我討價還價,既然你已經輸了,就要放低自己的姿態,否則我一個不高興,很可能就廢了你哦~”

    樹下男子心情似乎很愉快,明明是對那一灘黑血說的話,卻不知道為何一直在打量地上裝死的江阿牛。

    “少嚇唬人!老子集合眾多怨靈殘念于一身,早已不死不滅,你一棵樹拿什么毀滅我?”

    蘇影笑了笑,伸出虛幻的手指搖了搖。

    “話不能說的這么絕對,你看我現在的樣子難道還不明白么?我的本體雖然是槐樹,但我早已經脫離了樹木的限制。更何況我原本就人類,只不過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一覺醒來就變成樹靈了。”

    蘇影走到黑血旁邊卻徑直路過,最后停在了江阿牛的身邊,然而黑血上的眾多面孔還來不及松一口氣,地面之下居然傳來一片震動,并且正急速接近自己。

    “還有一點很重要,你現在已經不是人了~”

    蘇影的聲音傳來,地面之下也同時竄出數條樹根,眨眼間就把地上的黑血吸收的一干二凈。

    “別裝死了,我知道你沒事兒!”輕描淡寫做完這一切,蘇影走了過來。

    江阿牛聞言一竄而起,隨手抄起地上的斧子,對他迎頭就是一斧。

    然而他的斧頭還沒掄過頭頂,就感覺到全身都被觸手纏住,根本動彈不得,隨后才看到自己已經滿身泥土。早在他突然起身的那一刻,泥土里的根須就已經徹底限制住了他的行動。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兒?”

    樹妖的話讓阿牛愣住了。

    他雖然出生在窮山溝里,但來城里之后總還是能夠通過一些渠道,知道一些城里人的說話習慣。剛剛那句話,明顯是現代人的流行語,怎么會被一棵參天大樹學會?難道真如他說的那樣,只是空有樹身,靈魂還是人類?

    阿牛覺得有點頭疼,他這一天的時間里動的腦子,比自己上學的四五年加起來還要多。

    “你是妖怪,專門害人,我當然要為民除害!”

    江阿牛色厲內荏,抓著斧柄的手止不住的顫抖。

    “就你?為民除害?”

    蘇影笑了笑,身后大槐樹似乎也在嘲笑他一般,沙沙沙的晃個不停。

    “我看你不是為民除害,反而是為虎作倀啊~你聽了那老道的話來砍樹,卻不知道那老道本身就是鬼上身。”他走到地上昏迷不醒的老道身邊狠狠踢了一腳,虛幻的身體居然真的踢在了老道的屁股上。

    老道一動不動。

    “也是個熊包!我猜這老頭肯定是個江湖騙子,學人家驅鬼捉妖結果真的撞了鬼,反而被鬼上身。如果不是今天我把那只鬼給收了,這老頭早就一命嗚呼了。”

    蘇影搖搖頭,伸手一指,樹葉上一滴露水掉落,剛好砸在老道的后脖頸,隨即滲透進皮膚之中,過了片刻老道才幽幽轉醒。

    “這里是哪?”

    沒人搭理老道。

    蘇影依舊頗有興趣的跟江阿牛說到。

    “看到了吧?此人不過尋常人類,那一灘黑血才是罪魁禍首,它找上你的目的無非是為了幫它探路,順便也能看看我究竟多少能耐,如果我是什么兇狠惡劣之人,你這條小命早就交代了。”

    阿牛并不笨,只是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現在聽槐樹妖這么一說,竟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那它讓我把斧頭泡在黑狗血里……”

    阿牛急忙扔掉斧頭,生怕上面有什么詛咒。

    “這你到不用擔心,那黑狗血它沒動手腳,否則你這斧頭連一道白痕都留不下。再說就連它自己都怕黑狗血,根本就不敢碰的。”

    “至于它之前留在斧頭上的禁制也早就消耗一空,掀不起什么大浪。”

    阿牛這才小心翼翼撿起斧頭,工地的東西借出來就要還回去,否則包工頭肯定又要找理由把他辭了。

    “這次多謝樹大哥仗義出手,我江阿牛將來有能力一定報答你救命之恩,等我有錢了……”

    “不用等你有錢了!”

    眼看這小子還要說下去,蘇影急忙打斷他。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腦子有點不會轉彎兒,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只要好好打磨一番會是一個好員工的。

    想到這里,蘇影越看這孩子越順眼。

    “現在你就可以幫我一個忙。你也知道,我生前是個體面人,所以才有幸得到上天垂憐,讓我死后變成樹靈。簡而言之,我對人類還是很有感情的,尤其是想你這么年輕有為的好少年,我從第一眼就覺得親切。”

    “如果不是人樹有別,我都想跟你結拜成兄弟了~”

    “剛才那只鬼的實力你也感受到了,一般人根本對付不了它!這么強大的鬼怪必然有個老巢,咱們去一窩端了它,肯定能弄到不少好東西……咳咳,我的意思是,既然是為民除害,那一定要除害務盡,如果不清理干凈肯定會引發各種問題,后患無窮啊~”

    “你這樣想啊,大家都是老百姓,誰都不愿意撞見鬼是不是?可既然已經撞見了,總不能裝作沒看見對吧?”

    “以前你沒得選,是因為你沒這個能力,但是現在你的機會來啦!”

    蘇影拍了拍阿牛的肩膀,跟他肩并肩,真的像一個大哥哥那樣跟他說到。

    “有我這個強力后援,你還擔心什么呢?你我連手,不出一年整個重霄市絕對國泰民安,還大家一個清平世界。”

    “一年啊……我還要打工,這時間是不是太久了?”阿牛有些糾結的說道。

    “……我看你骨骼驚奇,咱們只用半年就能掃清邪氛!”

    眼看阿牛還在猶豫,蘇影再次改口。

    “三個月,我覺得三個月就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殘黨我一個人……哦不,我一棵樹雖然辛苦了點,但也絕對可以搞定!”

    “怎么樣?是不是聽我說完之后覺得很動心啊?”

    阿牛聽的一愣一愣的,他那里想得到一只樹妖口才居然這么好,說的自己直接無話可說!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啊!”

    “不許反悔哦?”

    阿牛張了張嘴,卻什么都沒說出來,他總覺得哪里好像不對,但一時半會兒又不知道哪里不對,于是就這么稀里糊涂的答應了……

    隨后他們又商量了具體事情,蘇影吞噬了那只鬼,不過著鬼的情況很復雜,集合了許多怨念,想要在其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還是有些難度。而且更重要的是,吞噬了之后蘇影反而有種消化不良的錯覺,一股暴戾之氣在樹干里面亂竄,于是他索性又把那只鬼給“吐”了出來,強行將其鎮壓在一根枝條當中。

    那枝條上頓時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面孔,讓整個樹枝看起來都十分慎人。

    “哎——呦——”

    一聲慘叫響起,嚇得阿牛一個激靈,頓時掄起斧頭對準那根樹枝,卻發現上面扭曲的面孔依然還在,傳來慘叫的方向也并非他的頭頂,而是小區大門的位置。

    阿牛這才發現,那老道不知道什么時候意境快要跑出小區了,結果在門口被一只黑貓給撓了一爪子,只好乖乖回來。

    他好像剛剛看到阿牛一樣,一路小跑過來,時不時的還回頭看了黑貓幾眼。

    “小伙子,這大半夜的你怎么一個人在這兒?”

    “你不也在這兒么?”

    阿牛是個耿直孩子,說話也十分耿直,噎得老道一陣難受。

    “你看我這身行頭還不知道么?老夫我可是會捉鬼的高人,不過這次遇到了個厲害的,我暈了好久才醒,現在都不知道在哪,你知道么?”

    阿牛不想跟江湖騙子扯上關系,他搖搖頭,轉身看向蘇影,卻發現這棵沒良心的大樹早就收起了樹靈,變成一棵普通大小的槐樹,擺明了不像在老道面前現身。

    江阿牛氣的踢了槐樹一腳,反而震的自己腳趾生疼。

    “不知道!”

    他氣呼呼的說完就走,卻被老頭一把拽住。

    “小伙子你聽我一言!這里陰氣極重,必有妖邪作祟,你自己走不但危險重重,還有可能把小命給打進去!難道你沒感覺到這周圍的古怪?我剛才就是被那只黑貓給抓傷的,城里的貓哪有不怕人的?要我看是這貓成精了!”

    阿牛響起槐樹對這老道的推測,氣的笑了笑。“大爺,建(微和諧)國以后不許成精,您不知道么?”

    哪知道這句說完老道面色更加驚恐了,張口就說“那就更可怕了,建國以前成的精,現在都快能化成人形了!化形大妖,恐怖如斯啊!”

    “你這人……怎么回事?”

    阿牛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