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科幻 > 惡靈滋生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一章、寂靜森林
    “該死,真該死!我就不能冷靜一點么?現在只剩我一個人,這捉迷藏要怎么玩?”

    趙奕彤后悔了,她覺得自己一定是被蘇影拉低了智商,否則怎么可能在這種時候偏偏要下車?

    嫌命太長么?

    可是,如果真的讓她現在就掉頭回去認錯,她豈不是白白發那么大的脾氣了?

    不行,士可殺不可辱!

    她趙奕彤是個有骨氣的女青年,雖然不說事業有成,但也憑自己的實力一步步在重霄市站穩腳跟,什時候需要看人臉色做事了?

    “不過我現在這個秘書的職位,似乎就是看人臉色做事的……”

    她急忙搖頭,把腦海里這可怕的思想甩掉。

    “我不能就這么認輸,如果現在回去,肯定會被他笑話死的!”

    趙奕彤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她才發現夜里的山上是多么的嚇人,總覺得隨時都可能從旁邊沖出來個惡鬼把她給抓走。

    “要不……我再回去好好說說?”

    她才走出大約十幾步,還不算遠,現在回頭也許還來得及。可她剛想轉身跟蘇影緩解一下氣氛,身后就爆發一陣引擎啟動的專屬轟鳴聲,等她轉過頭的時候,只能看見蘇影逐漸遠去的尾燈了。

    “哎!你怎么說走就走啊!太小心眼兒了吧!蘇影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這個混蛋真的把她一個人扔在半山腰了……

    “沒、沒事……反正是捉迷藏,我一個人藏起來更方便。”

    趙奕彤強作鎮定,想要打開手機分辨方位,卻被她立刻制止。這漆黑的環境里,手機屏幕一亮就等于告訴那個“鬼”,她在這里,快來找她!

    如果她就這樣在黑夜中摸索前進,雖然同樣危險重重,但怎么也要比蘇影好太多了。

    別看那混蛋在車上侃侃而談,實際上都是歪理邪說,他就算駕駛技術很好,可以把鬼遠遠甩在后面,可是他那車燈全開的suv在這樣的黑夜里,簡直就是個活靶子,山上的鬼肯定都被他給引去了!

    趙奕彤一向不是一個能夠拿主意的人,沒有蘇影在身旁說個不停,她只能用最原始的辦法藏起來——貓著腰,鉆進一片灌木叢里,期待那個“鬼”先去追目標更大的蘇影。

    “嗡——嗡——”

    手機突然傳來震動,嚇的趙奕彤幾乎跳了出來,“媽呀”兩個字已經到了嘴邊兒,被她含著眼淚急忙咽了下去。

    驚異不定的趙奕彤,悄悄拿出手機,本以為是沈逸凡他們這些老住戶想到了這次任務的生路,結果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這樣一行字。

    “綠山商城今日搶購,全程24期,猛牛一箱16盒純牛奶折后僅售2691元,立即下載a綠山商城t?……退訂回復t。”

    “我退你馬勒戈壁!”

    怒不可遏的把這條短信舉報之后,趙奕彤再次陷入恐懼之中。

    夜色已然一片漆黑,關掉手機之后,趙奕彤的世界里就只剩下無邊的黑暗,還有幾乎無處不在的瑣碎聲音。

    從小到大,趙奕彤從沒有害怕過黑暗,然而今天她第一次對明白那些害怕黑暗的人,其實并非單純的害怕黑暗中隱藏的種種危險,還有那種無以名狀的孤獨感。

    “混蛋!居然真的扔下我自己走了。”

    “他開車的聲音那么大,一定會吸引很多危險的東西過去吧……”

    “山上的夜里有點冷啊……”

    “我究竟在這里干什么呢?事情怎么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我還真是干什么都一事無成啊……”

    各種思緒紛紛涌入趙奕彤的腦海。

    想起自己的前半生,毫無亮點的就讀一所所學校,毫無亮點的考試成績,就連找到工作的時間都別同一寢室的姐妹們晚了許多,唯一值得驕傲的事情,大概也就是在鄉親們的眼里,自己是個在大城市上班的“有為青年”了吧。

    “我還沒有干出一番事業,就算要死也絕對不能這么窩囊,一聲不響的死去!”

    趙奕彤擦干眼角的眼淚,強振精神開始制定自己的求生方案。

    “任務是捉迷藏,那么關鍵就在于不要暴露自己的行蹤,找一個隱秘的地點藏起來。”

    她再一次看看四周,漆黑之中根本無法分辨方向,更不要說找一個隱秘的地方了,在她看來這黑夜中的所有地方都很隱秘。

    “先……先想想這次任務應該怎么辦吧。”

    深山之中捉迷藏,就算是小孩子都沒有這么晚的,很容易就會藏丟一兩個孩子,所以老一輩的家長是不會讓孩子們去山里玩。趙奕彤順著這個思路想了一會兒,忽然靈光一現。

    “不得不承認,那個混蛋說的沒錯,只有兩個人是沒辦法捉迷藏的,必定還有其他的‘人’加入這個游戲。現在鬼應該在追他,那么我是不是應該靠近山腳,等到12點一過立刻就跑回公寓?”

    趙奕彤隨機又連連搖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假設蘇影能夠撐到12點的話,他一定會開車沖到山腳然后直接回到公寓。如果到時候他的車沒有被鬼纏上,也一定會被鬼不停追逐,我根本沒有上車的機會啊……”

    “可如果他撐不到那個時候,那留給我的時間就更少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當‘鬼’的話,既然知道所有玩家都會在12點之后離開,那么我肯定會在時間接近12點的時候,重點盤查山腳范圍有沒有漏網之魚啊。”

    趙奕彤心里清楚,自己都能想得到,那么鬼也一定能夠想到!

    時間越是接近12點,山腳附近就越是危險,那么如果呆在半山腰呢?

    “不行!”

    趙奕彤猛的搖了搖頭,不確定的因素實在太多了,她根本沒辦法分析出各種情況。

    況且她本身也不是擅長推理的人啊,她只是秘書,又不是私人偵探!

    “怎么辦……”

    不知道鬼究竟會如何來找自己,趙奕彤就像個無頭蒼蠅一樣,感覺處處都是陷阱,隨便走幾步都能撞見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鬼。

    “也……不能就這么停在一個地方吧。”

    自己蹲在灌木叢中多久了?會不會蘇影已經被鬼盯上了?

    如果他沒能堅持太久,那豈不是說鬼很快就會來找自己?

    “不行,先離開這兒再說!”

    話雖如此,可趙奕彤已經好久沒蹲著么長時間了,雙腿稍稍一動就傳來一陣麻酥酥的感覺,差點失去平衡摔倒地上。

    也幸好,這是在灌木叢里,她隨手抓住了什么東西才讓自己穩住。

    剛才的一系列動作都在瞬間發生,但還是引起了一些聲響,在寂靜的黑暗中格外明顯。只是最常見的沙沙聲,此時聽到卻仿佛被放大了無數倍,讓她忍不住覺得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不過……

    為什么四周著么安靜?

    剛才不是還有各種雜亂無章的聲音么?

    樹梢上風吹樹枝的聲音,草地里蟋蟀鳴叫的聲音,林子里不知道什么品種的鳥叫聲,趙奕彤只能分辨出一種,那就是烏鴉特有的叫聲。

    “啊——啊——啊——”

    可是現在呢?

    都沒了!

    四周漆黑一片,仿佛趙奕彤此時早已墜入一個無聲地獄中。

    直覺告訴她,有什么東西要來了……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