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科幻 > 惡靈滋生 >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林中小木屋
    樹靈之體在瓦解攻勢的同時,也形成了強大的反震之力。

    這并非蘇影清醒之后的反擊,而是樹靈和蘇影的人形靈體,本就屬于一體,相互感應之下所理所應當會產生自主防御行為。

    蘇影雖然沉浸在回憶之中,但不代表他對于外界的刺激不會有任何反應。重生的蘇影,作為植物的特性要明顯許多,你見過一顆睡著了的大樹就不進行光合作用了么?

    當然了,一顆普通的大樹只會休眠,不會睡覺,但作為一顆有自主意識的大樹,蘇影無論在干什么,作為本體的槐樹都井然有序的呼吸吐納,進行光合作用,自主防衛,還有開花結果……

    蘇影目前已經憑借自己的意志,阻止了幾次開花結果,但是隨著本體的成長,這中控制能力變得越來越弱,按照蘇影的理解大概就是。

    “孩子大了,總想研究一下成年人的世界,攔不住的。”

    不過話說回來。

    這種震蕩并非單純的靈魂碰撞,蘇影的樹靈也不可能離開樹身,來到這么遠的法硯山上。

    一切,還是要歸功于蘇影的靈網體系。

    小木屋之外的樹林,已經嘗到了靈網帶來的甜頭,自然而然的開始順著靈網上面留存的信息主動吐納靈氣。雖然看起來,這一次血字任務準備的最充分的是趙奕彤,她身為秘書擅長文職工作,整理信息很有一套,在網絡上一定能夠找到很多有用的東西。

    然而網絡上能找到的信息雖然很多,但真正對于這次任務有用的本就鳳毛麟角,她還要費時費力的從中篩選虛假信息,鑒別各種騙子網站,分別那些事水友的胡亂發言,哪一些網民們在網絡上發泄生活中的不如意隨手編寫出來的故事,最后剩下還能看的消息其實沒有幾個。

    搞到最后,趙奕彤這么忙碌效果,反而還不如蘇影一路把靈網鋪了到法硯山腳作用更大一些。

    至少動植物們得到的信息,都是真實發生的不是?

    上山之前蘇影看起來只是開車在山里橫沖直撞,可實際上那是他為了這次任務而留下的后手。

    靈網的搭建十分簡單,任何連接靈網的植物都可以得到吐納之法,同時它們也都會成為靈網的節點,每一個節點都可以為靈網繼續鋪路搭橋,節點越多靈網擴建的速度就越快。而法硯山最大的節點正是王璐堯右臂上,偽裝成紋身的樹根。

    所有接入靈網的植物,都可以借助靈網把修煉效率直接翻倍,而且隨著靈網節點的和逐漸增加修煉效率也會大大提升,但最大的受益者還是蘇影的本體。每一個節點都會為本體源源不斷,經過凝聚提純之后的靈氣,理論上只要靈網不斷擴大,蘇影的實力一日千里都是輕描淡寫。

    靈網的這種特性并不能說是相互利用,最多算是大家互利互惠,說是攜手共進也不為過。

    一棵樹木甚至一片樹林也許都不會有太明顯的作用,但是當整座山上的樹木都加入靈網系統,全都本能的開始呼吸吐納的時候,蘇影便可以調動一整座山上的所有樹木為己所用。每棵樹吐納的靈氣分出一點點,其產生的靈氣供給匯聚起來也是十分可觀的龐大能量。

    而如今,這些能量被自發凝聚成一株大槐樹的虛影,出現在蘇影的身后,他站在樹下無需任何動作,這樹靈攻防一體,自然為他解決一切問題。

    要不咋說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呢?

    額……這好像跟科學也扯不上關系。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對于江月穎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區別了。

    說了這么多,蘇影和女鬼的戰斗卻是瞬息萬變。

    反震之力還沒有傳達到她身邊兒,掀起的靈氣波動就硬生生推著她倒退了十幾步,狠狠撞在墻壁上。

    她想要改變自己形態,穿透木屋墻壁,躲在墻后,利用木屋來抵擋這一波靈氣浪潮,可是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女鬼悲催的發現,這龐大的靈氣浪潮形成的壓力她根本承受不住,一旦真的改變靈體形態,很可能直接被這浪潮沖散。雖然不至于直接魂飛魄散,但想要重新凝聚靈體也必定實力大大折損。

    這靈氣浪潮洶涌澎湃,好像一面墻壁直接壓在了她的靈體上,與其說是浪潮,倒不如說是氣壓更為形象。

    “的確,這一招……或許還不能算作招式,干脆稱之為‘靈壓’好了。”

    蘇影幽幽轉醒,然而聽他的話。似乎是沉浸在回憶的這段時間里,他依舊對外界了如指掌。

    瞄了一眼女鬼消失的地方,蘇影搖搖頭。

    “跑的倒是很快。不過……”

    蘇影身后樹靈虛影立刻變得更加廣闊。虛幻的樹干直接擴散到木屋之外,虛影不斷下沉,隨后由虛轉實,竟然直接將木屋托起,嵌入樹冠之中。

    “你又能逃到哪里?”

    靈氣源源不斷的被傳遞到蘇影的靈體,他身后的樹靈虛影就能不斷凝實,逐漸看著跟真正的大樹毫無區別。

    只是著個過程有些緩慢,樹靈虛影的體形畢竟太大,段時間內無法聚集那么多的靈氣。不過就算這樣,已經凝聚出來的部分,也足夠困住這間木屋的了。

    蘇影在晃動的木屋中如履平地,毫不介意木屋被樹靈擠壓的發出各種怪異的“吱嘎”聲。整座山的靈氣匯聚一處,讓樹影的力量出奇的大,整間木屋幾乎都被擠得快要散掉。

    “愛哭鬼?你可要躲好了哦~”

    蘇影說話的時候,凝實的樹靈之體正瘋狂的生長,被夾在其中的木屋被擠壓的發出各種詭異的叫聲,聽起來像是踩在年久失修的模板上才會發出的聲音,但其中也混合著某種類似于哀嚎的詭異聲響,似乎木屋中慘死的無數冤魂也在同一時間開始了它們的交響曲。

    “這次任務既然是捉迷藏么,我如果直接找到你的話,未免太沒有意思。”

    隨著樹影逐漸凝實,樹干逐漸升高,一株無比真實的大樹拖著小木屋緩緩升起,遠遠看去就好像一個在普通不過的樹屋,沒有任何奇特之處。

    “不如這樣吧,我封閉自己的靈覺,只用人類五感尋找你的位置,這樣我也算完成公寓的任務了。”

    大樹繼續生長,木屋已經不堪重負,墻壁開始出現裂痕,隨后漸漸變形,真實的木屋此時此刻卻全然承受不住一棵虛幻大樹的擠壓,但木屋還在掙扎,扭曲的木質墻壁上出現了一張張的人臉,它們努力想要逃脫出去拋棄這間木屋,卻被樹枝擋了回去……這畫面是江月穎從未想過的事情。

    墻壁逐漸扭曲,江月穎的藏身之處也很快暴露出來,她身為厲鬼,可以短暫附身在一切物體之上,但若是連這物體都被直接破壞,厲鬼也不可能繼續附在上面。

    目前這種狀況,木屋里的任何一處都隨時可能被大樹破壞,她很快就會無處躲藏,只能紅著眼圈,在周圍開始四處飛舞的木屑雨中掙扎求生。

    “開始咯~”

    江月穎從未想過,身為厲鬼居然也有需要考慮怎么生存的一天,當初她可正是因為生存不下去了才變成厲鬼的啊!

    大樹繼續生長,就連地面都開始出現裂痕,江月穎知道自己不能猶豫了。

    她身影快速移動,幾乎沒有重量的身體讓她行動方便許多,但是也要小心那些不知道會從什么地方沖出來的樹枝。雖然看起來是樹枝,但江月穎十分懷疑它們只是披著樹木外皮的觸手,靈活的讓她這個厲鬼都感到心驚膽戰,有好幾次她都是借助木屋里面殘存的一些家具才躲過這些樹枝的追殺。

    “找到你咯~”

    蘇影的聲音好像催命的音符,只要飄到江月穎這里,她就猶如受驚嚇的小獸一般,瘋狂飛竄,有好幾次都差點被抓到。可木屋里面的空間實在太小了,被樹木擠壓之下變得越來越難以閃躲,江月穎終于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么捉迷藏,這是困獸之斗。

    “我真不明白為什么公寓要玩什么捉迷藏任務,捉迷藏這個游戲之所以能夠成立,首先要建立在捉迷藏的地點無法被破壞這一點之上,如果連藏的地方都沒有了,那么當‘鬼’的家伙不就立于不敗之地了么?”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