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玄幻 > 追逐真理 > 章節目錄 第四章 天災
    4580年,就是172年前,北湖王國的德成發明了顯微鏡,也是他第一次觀察到了微生物,使人類的醫學邁入了新的領域,許多醫生知道了其實在一些人們根本看不清楚的東西上有些許許多多的小生命,他們形態各異,有的長著長長的鞭毛,有的呈現出橢圓會不斷地蠕動。

    因為人類天生的好奇心,所以有些醫生就會想,既然這么多微小的生命隱藏于各個地方,比方說書本上,手指上,牙垢上,那么如果身體潰爛的地方拿到顯微鏡下會看到什么呢?就在這種好奇心的驅使下,人們發現了許許多多有趣的東西。

    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顯微鏡也從當初的單個鏡片改進成了復式顯微鏡,放大倍數也超過了當初的300倍,使人們能看的更清楚了。

    而身為半路出家的醫生,川慕最想要的就是一臺放大倍數足夠大的顯微鏡,這樣他的好奇心也會得到滿足。這次他去城鎮里找到了齊參,并且借回了一臺顯微鏡,在聽說了川慕所在的村子發生了天災疾病,齊參也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一起來到了村里,卻發現還是慢了一步,因為已經開始死人了。

    “你哥已經”齊參是一個50多歲的老頭,雖然滿頭白發,但是眼睛卻炯炯有神,齊參看著一邊收拾骨灰的兩兄妹,一邊問道。“哎,還是回來晚了。”川慕長嘆一口氣,他知道就算自己早些回來也沒什么用,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次天災是怎么形成的,所以根本沒有治療這種疾病的辦法。“老師,您先去我家里坐坐,我去幫幫孩子們。”齊參點點頭往川慕的家里走去。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川慕來到兩個孩子身邊,小靈因為哭泣,眼睛已經有些紅腫了,但她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小輝沒有哭,只是手上的動作更加沉重。“叔叔,跟你沒有關系,您不用道歉的。”川輝把最后一掊骨灰裝進罐子里。“以后你們兩個就搬到我家來住吧,反正房間有空的。”“老爸說讓我撐起這個家,我要擔負起這個責任。”川輝把骨灰罐抱在胸口,“責任你肯定是要承擔起來的,但是住到我家里來跟你承擔責任不沖突的。”川輝沉默了,隨后點了點頭。

    在跟兩個孩子一起把川晴的骨灰埋葬到他妻子旁邊之后,回到了他自己家里。本以為齊參在家里,但那個老頭根本不在,倒是顯微鏡放在最里面的房間,看到這東西的第一眼川輝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雖然他還沒有從悲痛中緩過神來,但被好奇心支配的大腦,任然脫口而出,“這是什么?”川輝走過去就準備操作起來,川慕趕緊一把將他拉住,“等等,你先不要動,那東西很昂貴的,弄壞了把我們賣了都可能賠不起。”“這么貴?”川輝頓時嚇到了。“你以為呢,這東西是顯微鏡,是看微小生物的工具,沒有它,我們根本不可能看到那么小的東西。”川慕嘆了口氣,“老師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能到哪里去?”這時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是齊參回來了。

    他手中那著一塊沾著血的布塊,“你這手上拿的是什么?”川慕不由得好奇道,“這是我從一個病人手上拿來的,他咳出的血,還有痰,這上面都有,讓我們來看看,這上面有些什么。”齊參用工具取下一小塊,放到顯微鏡下面,開始觀察起來,“你自己來看看吧。”齊參從顯微鏡旁邊離開,讓川慕自己去觀察。

    “不是我故意揭開你們的傷疤,你父親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咳嗽的?回來的路上,川慕也跟我簡單說了說這邊的情況,你父親應該是第一個有咳嗽癥狀的人,而現在又是第一個死去的人,如果染上疾病到死亡的時間一定,那么很有可能你們的父親是第一個被傳染的,雖然這只呈現出相關性,卻也是一條線索,如果能順藤摸瓜找到傳染源的話,那么事情也許就好辦了。”齊參溫聲細語的對兩個孩子說道。

    小靈搖了搖頭,她表示不太記得。小輝則開始思考起來,“好像是7天前,爸爸就開始咳嗽的,不過那時候還不嚴重,還能下地干活。”“那你能想起你父親那幾天接觸了些什么人?”齊參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繼續問道。

    “沒有接觸誰吧,哦!我想起來了,那天父親好像被一只貓撓傷過,之后就開始咳嗽了。”川輝眼睛一亮,“是不是那只貓傳染了什么疾病給我爸?”

    齊參搖搖頭,“不能肯定,貓撓傷你的父親這只是具有先后關系,而不一定是因果關系,雖然因果關系一定是先后關系,但先后關系不一定是因果關系。”這一思考思路讓川輝一驚,原來還有這種分析問題的思路。“因果關系一定是先后關系,而先后關系不一定是因果關系。”川輝念念叨叨著,齊參見川輝問不出什么就又一次走出了門外,想來他應該是去收集線索了。

    這時川慕也已經觀察完了,他發現血液中的白細胞比平時更多,也不知道是從痰里面混過去的還是血液本來就有的,因為痰和血液混在一起了。

    “能讓我看看嗎?叔叔。”川輝的好奇心還沒有得到滿足,“可以,我先演示一邊給你看,你在按照我的方法來。”川慕重新操作一遍給川輝看,最后叮囑一句,“小心操作,不要弄壞了。”便出去找齊參了。

    川輝趕緊把眼睛湊到顯微鏡的鏡片旁邊,可是調來調去卻根本看不清楚他們所說的小生物,最后不得不放棄。

    “哥,你說我們以后怎么辦?”小靈睜著紅腫的眼睛望著川輝,“還有5年你才能去春章魔力學院,你可別想不去,村政府已經登記過了,不去的話會有人抓你過去的。”川輝眼睛又瞟了瞟那臺顯微鏡,他有點不信邪,為什么自己就看不清楚那些小生命呢。于是他又走了回去,開始調試起來。

    “那個學院到底是做什么的?”“不太清楚,應該是專門為像你這樣能操縱火焰的人建造的吧,可能是用來訓練你們,讓你們對自己的能力更加了解,更容易操縱吧。”川輝一邊調試顯微鏡,一邊說道,“為什么我能操縱火焰,你卻不能。”小靈又問出了她長久以來的問題,“你問過很多次了,我也不清楚。”川輝終于看清楚了血液里的東西。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