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玄幻 > 追逐真理 > 章節目錄 第三十一章 十字路口
    回到自己的家,感覺什么都好,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親切,川靈更是趴在了自己的床上把頭蒙在被子里不愿意出來。

    家是這么讓人感覺溫馨的地方,每一塊磚,每一片瓦,墻角的板凳,緊貼墻壁的衣柜,窗簾在陽光下扭動的影子,甚至是站在家里吸入的每一口空氣,都有一種叫做熟悉的感覺,是那么的讓人舒適,川輝很享受這種感覺,他一整個上午都躺在門口的躺椅上,臉上蓋著《實證哲學教程》,紙張上墨水的味道,讓他想起了小雪把書交給自己時的笑顏。想到這里,川輝立馬坐了起來,他想起來了,自己還沒有給小雪寫信,于是找來紙筆,開始寫信。

    ‘親愛的小雪,我已經回到家了,抱歉我沒有第一時間給你寫信,不是因為我沒有把你放在心上,而是回來打掃房子,以及陪伴父母,這一切都占據了我不少的時間,他們總說我太過專注于學習書本上的知識,而忽略其他東西,也許以前是吧。

    后來我遇見了你,你的明眸皓齒,你的柔順秀發,你月牙般的嘴角,溫馨而端莊的笑容,總是讓我在最孤獨的深夜感覺到溫暖,我多想陪在你身邊,可是現實的生活,總會把人往相反的方向推,看看河邊的石頭那個不是圓滾滾,即使腳踩上去也不會感覺疼痛,也許生活就像河流一樣,總是把人推著往前,把人磨圓,卻不管前面有什么。

    妹妹最近又問我了,他說你到底后不后悔燒掉了咖彌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說實話,我也不清楚,大學大多數都是貴族有錢人才能上的起的,教育是提升自己社會地位最好的辦法,可是我的想法不是想要成為一個有名望的人,在一百多年前,引力定律的發現者,也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所有學習物理的人當做神靈般的存在,也許我的志向太過遠大,以至于看起來就像彩虹的落腳處那樣,不可企及。不過心中總有一絲掛念,讓我不能心安理得的躺在舒適的床上,安心的休息,你問我心中掛念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說不清,道不明,也許是對于知識的渴求,也許是對于萬物的好奇,說到好奇,我的確是一個好奇心異常強烈的人,遇到事情我總喜歡問個為什么,以至于我甚至懷疑舊約經上對于地球年齡的記錄是否正確。

    抱歉,說的有些走題了。我其實不是看起來那么平靜,心里總是有這樣,那樣的想法。我們幾個月的相處,總讓我覺是上天安排好的,讓我們相遇,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以至于有些虛幻,但我穿透了迷霧,抵達了真實的彼岸。

    我還有許許多多的話想要跟你講,即使一百頁也寫不完,那些隱藏在內心的語言,用盡辭典上最華麗的詞藻也無法完整表達,最后,讓我們的下一次相遇,就在明天吧。’

    川輝還想寫,可是他知道,繼續寫下去就停不下來了,最后找來信封拿到了村子收信件的地方,為此他送上了一塊錢,畢竟這個時候要人單獨為你送一封信,如果價格不夠高的話,估計沒人會送吧。

    在家里的時光總是很快,每每太陽從天空略過的時候,川輝總會期盼著自己所寫的信會被小雪捧在手里細細閱讀。

    日子恢復了以前的平靜,川慕仍然恪守著自己的職責,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向每一位需要緩解痛苦的病人幫助,而川靈則回到學校繼續她的學習生涯,即使她不怎么喜歡。但川輝就不一樣了,從康定城回來的時候,他買了許多書,一有空他就開始學習,數學,物理,以及他感興趣的天文學,一切都讓他感覺非常充實。

    還有半年的時間,川靈就要去魔力研究學院進修了,關于以后的事情,川輝自己也沒個想法。他總是覺得,還是先等到妹妹去了魔力研究學院再說吧。

    這一天,病人很少,川慕終于是空閑了下來,看著不遠處自己侄子的家里整冒起了炊煙,想了想邁步走去,川輝正在家里做飯,想來是給妹妹準備的。“哦,叔叔有什么事嗎?要不一塊吃個飯吧。”川輝笑著說道,“可以,今天來就是準備來蹭飯的。”川慕看著侄子,似乎有些心事。川輝也感覺到了,“叔叔,你有什么事嗎?直說吧,這世上就剩你和妹妹是我的親人了。”聽到這話,川慕不由得苦笑了一聲,“是有事找你,你先把飯做好了再說吧。”說罷川慕轉身便走出了廚房。

    很快飯菜就呈上來了,川輝的手藝還是挺不錯的,色香味俱全。““叔叔先吃吧,小靈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可能還在路上跟其他孩子們玩呢。””川輝盛好一碗飯遞給川慕,川慕點了點頭,吃了一口飯,放下筷子,“你想不想去咖彌大學?想的話我可以找齊參幫幫忙,你只是把錄取通知書燒了而已,咖彌大學那邊應該還有你的名額,如果用心點的話,去上大學還是沒什么問題的。我知道,你在擔心錢和小靈的事情,小靈這后半年可以由我來照顧,去魔力研究學院的費用也可以由我來出,就像你剛剛說的那樣,這世上就你們兩個是我的親人了。至于大學的費用,我可以湊點錢付下第一個學期的學費,至于剩下的我也可以想辦法,不要把你父親的話放在心上,他總是覺得知識沒什么用,我也勸過他很多次了,畢竟人的思想一旦成型是很難改變的,現在你父親也不在了,也沒有什么阻力可以阻擋你求學,你看我的建議如何?”川慕說話期間,川輝一直低著頭,“一直讓您麻煩,不好,至于大學的話,鬧疫情的這幾個月,咖彌大學可是沒有停課的,只有我們這里停課,要說的話,我早就錯過了去大學的機會了,如果想要上大學,也只有重新去考,我想我不會去復考的。”聽到這里川慕才想起來,這天災并不是全國都有的,“那真是太遺憾了,那以后得路你有什么想法嗎?也許你上不了大學,但可以旁聽啊。”“算了吧,大學的課程我可以自學,至于以后的路。”川輝撓了撓頭,“我也不知道去做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川輝一臉苦笑,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迷茫過。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