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煉荒 > 章節目錄 第十八章 黑甲騎士(一)
    日出日落,錢寶盤膝坐著,完全不知道時間流逝。空氣中充斥著火紅的火元素和淡青的風元素,冥想修煉,魔法元素好像浪波,起起伏伏。

    錢寶思考如何讓幻影分身同時出手,心神完全沉浸。對于外界的感知已經封閉,面容或緊或松,錢寶參悟之途,顯然不順。

    這時,原本摻雜在一起的風火元素,好像士兵遇到統帥一樣,擺列的整整齊齊,形成兩股氣流,涌進錢寶的體內。

    如果有魔法師在此,肯定會阻止錢寶這樣鯨吞魔法元素。魔法師冥想修煉,最主要的并不是吸收元素,而是提高精神力量。

    錢寶體內的魔法元素,濃郁到了極致。原先只是淡淡的火紅色和淡青色的薄霧,竟出現了液化的狀態。而外界魔法元素不停的補充進體內,火紅色和淡青色的魔法元素,中間融合,擠壓,演變出了一股白蒙蒙的霧氣。

    “吱吱!”

    小黑圈不知什么時候到來,它吐出那柄九彩湯勺,輕輕的敲了一下錢寶的額頭。錢寶精神一蕩,悠悠轉醒,似乎還不夠,九彩湯勺幻化,出現在了錢寶體內,一搖,九彩湯勺就把錢寶的魔法元素吸了進去。

    “轟!”

    驚雷聲起。

    “下雨了么?”

    錢寶抬頭看向天空,電閃雷鳴,暴風雨即將來臨。他身形閃動,離開了原地。

    “小黑圈,剛才謝謝你了!”

    窗外風雨大作,錢寶手掌輕輕撫摸著小黑圈。小黑圈似乎很享受錢寶的撫摸,就趴在窗階上睡了過去。錢寶知道,剛才如果不是小黑圈,他很有可能被聚集的魔法元素撐到爆體而亡。

    “看樣子,正規的學習還是很有必要的。”錢寶耳朵聽著風雨聲,思緒卻飄的好遠好遠。修行路上,獨自摸索,畢竟還是太難,如果進入學院,有師長指路,坦途蕩蕩。

    只是此刻,錢寶自己都沒有發覺,他的心態已經轉變了。從一個投機取巧之輩,想找靠山的小子,變成了一心問道,欲成強者的修士。

    手指輕輕敲擊窗沿,錢寶苦思冥想,他覺得幻影分身,要成功一幻為四,還差點什么,至于是差什么,他卻怎么也想不明白。

    “我貪心了嗎?短短時間,實力爆增這么多,目前應該穩固根基。”錢寶低頭看了已經熟睡的小黑圈,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抱起它,換了一個位置,以免被雨水打到。

    躺下,沒多少功夫,錢寶便沉沉睡去。多日來的修煉,錢寶難得像現在心靈空明。在錢寶睡去的瞬間,原本沉睡的小黑圈睜開眼睛,竟露出一個人性化,欣賞的眼神,不過馬上擺了另一個姿勢,繼續睡覺。

    第二日。

    “寶兒,不去不行嗎?”穆菁菁有點不舍,又有擔憂。錢寶說要去遙遠的大秦帝都求學,剛歸家沒幾日,兒子又要遠行,穆菁菁認為現在錢家的家業已經夠大,兒子也不必那么拼,留在摩斯城,好好當大公的公子,

    享一世榮華富貴多好。

    “婦人愚見,男兒當自強,孩兒只管去,家里有為父擔著,不必掛懷。”錢多多見兒子并不被繁華迷惑雙眼,更多的是欣慰,大包大攬,反而還勸錢寶早些啟程。

    “你個胖子,打什么主意?”錢多多支持錢寶外出,穆菁菁氣不打一處來,可看到錢多多的眼神有意無意的瞄向錢小寶,穆菁菁知道丈夫也有意想讓小兒子外出,頓時忘記了挽留大兒子,一把把錢小寶摟緊。

    聽說錢寶要走,錢小寶一雙烏黑的眼睛直轉。眼角驚喜的神色卻怎么也掩飾不了,他知道這個會揍他的大哥要走,內心深處雀躍。

    “你,過來,以后要好好孝敬父母,別出去惹是生非,知道嗎?”錢寶板著個臉,嚇了錢小寶一個哆嗦。不過錢寶的話,他沒有反駁,也不敢反駁,只能唯唯諾諾,滿口答應了下來。

    辭別雙親,錢寶摸著空間戒指,心中流過暖流。這戒指里,有穆菁菁親手縫制的十幾套長袍。還有幾十萬金幣,一些奇珍異寶。按照穆菁菁的說法,男兒出門在外,用財開路,會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要不是錢寶覺得實在用不了那么多錢財,穆菁菁巴不得把整個潛龍公國的國庫全搬來給錢寶帶走。

    “公子,保重!”方遠很想跟隨錢寶去大秦帝都,可錢寶拒絕了。錢寶一眼看出,方遠氣息浮動,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而方遠也覺得自己投效潛龍公國是這輩子最開明的決定。元氣境突破元丹境,這一門檻攔住了多少修士?可他只不過剛來潛龍公國,張峰傾力教授,元丹境已經遙遙在望。方遠突破,屆時潛龍公國就會再添一員虎將。

    “讓開!讓開!”

    一陣疾馳,錢寶把自己的破馬車趕到路邊。抬眼看去,一群黑甲騎士,正呼嘯而過。這群黑甲騎士,并不在意一身破爛,趕著一匹瘦馬拉著的馬車上的錢寶。

    錢寶離家,從摩斯城租賃飛行魔獸,跨越大大小小公國,王國無數。選擇了大秦邊疆的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落腳,在山野田間,向一個凡夫村民,買了一匹瘦馬,即然來了大秦,錢寶很想體會一下大秦的民風,算是游歷一番,就有了官道瘦馬,破衣少年的一幕。

    “走咯!”錢寶看這群黑甲騎士,坐下介是世間神駒,就知道他們這些人非富即貴,錢寶也不是無事生非之人。等這群人走遠,錢寶又趕著馬車緩緩前進。

    “交出東西,留你們一條全尸!”錢寶沒有想到這么快就能再見到這群黑甲騎士,這群人竟然在官道上就劫殺,膽子已經驚天。

    “陳家黑甲辦事,小子,快滾!”

    “大哥,跟這個小子廢什么話,我去料理了他。”

    黑甲騎士的首領還知道禍不及無辜,可其中一個黑甲騎士明顯就是嗜殺之輩,對于黑甲騎士的話,黑甲首領沒有反駁。錢寶一眼看去,這群人在圍殺一個少女,少女的身邊是一個老者,還有一群護衛。

    道上躺著大部分都是少女的護

    衛,黑甲騎士卻只有幾個。鮮血淋漓,老者額頭滲出汗水,少女一臉驚恐。

    “小子,看夠了嘛?看夠的話,就去幽冥報道吧,怪就怪,這地方你不該來。”分出一個黑甲騎士向錢寶奔來,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黑甲首領對于錢寶的生死并不在意,他把眼神收回,重新看向那個少女。

    “你知道,有些人,你惹不起,知道嗎。”錢寶對于這群動不動要取人性命的黑甲騎士,十分厭惡。殺人者,人恒殺之。

    “哈哈哈……”黑甲騎士還想取笑錢寶,空氣中一條火龍飛出,瞬間黑甲騎士的笑聲戛然而止,化為一堆灰燼。

    “才一個元氣九重的廢物,是誰給你的自信?”錢寶風系魔法,平地起風,骨灰飄散,一個黑甲騎士挫骨揚灰。

    “嘶,你殺了十五?不對,你是二階魔法士?”黑甲首領瞬間就反應過來,能夠彈指間就滅了一個元氣九重的人,空氣中還充斥著魔法波動,那答案顯而易見。

    “你答對了,本少爺大大的有獎哦,讓我想想,獎些什么呢?……就獎勵你們兄弟團聚吧!”錢寶戲謔道。聽了錢寶的話,黑甲首領臉色一變,神經緊繃。一個二階魔法士,一旦不查,很有可能全軍覆沒。

    “小兄弟,先前是我等不對,還望看在陳家薄面,高抬貴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黑甲首領并不想無故生出是非,當下還是完成任務要緊,至于十五,只能怨他招子瞎,惹了不該惹的人。

    “哦?陳家是什么東西?見到軟柿子就捏,碰到硬茬子就軟,那些無辜的人,找誰說理去,我看陳家也就是個垃圾罷了!”錢寶不屑道。

    “找死!”黑甲首領沒有動怒,他身旁的一人卻三尸神直跳,顯然被氣的不輕。

    “老四,不可!”黑甲老四看似暴怒,卻身法連動,錢寶嘴角微彎,游龍步,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本尊早就和黑甲老四拉開了距離。

    “策略不錯,不過你還不行!”

    “火爆!”

    錢寶飛升上空,黑甲老四也直沖而來,這時,又有三道身影接近,錢寶沒想到,這群黑甲騎士當中,除了黑甲首領,居然還有四個元丹境強者。

    看樣子這所謂的陳家實力不可小覷,就這一隊黑甲騎士,已經完全碾壓一個公國。但就算如此,錢寶依然不懼,二階魔法火爆術,爆發的力量,促不及防之下,就連三階強者紫府境強者也會被弄得灰頭土臉,更何況一個才元丹境二重的黑甲老四。直面撲擊,他的想法很好,黑甲老四也知道魔法士難纏,近身之后,就完全是任人宰割。可他沒想到錢寶的速度如此快,正面接下一個二階魔法當中爆發最猛烈的魔法,就算先天罡氣護體,也瞬間重傷,栽下高空。

    “老四!”

    三道身影,看見瞬間重傷的黑甲老四,全都止住身形。看向錢寶一臉驚駭,剛剛他們如果換做是他們,肯定也比黑甲老四好不到哪里去。

    (本章完)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