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科幻 > 天黑別出屋 > 章節目錄 第42章 洛小溪好看么
    等陳一離開后。

    洛小溪同桌才湊了過來,胖嘟嘟的臉上好奇心爆棚“小溪,你薅他頭發干什么?你可別不承認,我親眼看到了。”

    “嗯,薅了,沒薅下來。”

    “那是有點可惜哎?”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胖女生有點發懵,感覺同桌回答的有問題,剛要刨根問底就被打斷了。

    “同桌,我沒來的這一星期,班級發生過什么奇怪的事么?”洛小溪問道。

    九月一號開學那天,她沒來,家里有事耽擱,所以遲到了一周,今天剛來是第一天上課。在此之前,班級里發生了什么,她根本不知道。

    “奇怪的事?嗯,有你沒發現咱們班級少了一個女生么?”

    “還沒注意。”洛小溪搖搖頭。

    “哎”胖女生低聲道“李思琪死了。”

    “什么!”聽到這個消息,洛小溪有些震動“好好的,怎么會死?”

    “跳樓自殺的。白瞎了,那么好的姑娘,只不過”胖女生壓低了聲音“我聽說有人看見了李思琪的鬼魂。”

    洛小溪眼神逐漸凝重起來“在哪?”

    “有人說她藏在女廁所,還有人說放學后在空無一人的樓梯里也能遇見。小溪,你說能是真的么,這個世界真的有鬼存在嗎?”

    “同桌,有時候不用糾結某種事物它到底存不存在,你親眼看見了就說明有,看不見就是沒有。你看見過么?”

    胖女生搖搖頭。

    “那對你來說,就是沒有,所以不用怕。”洛小溪輕聲安慰道。

    上課鈴響了。

    這節課是數學,人過中年的徐老師胸前掛著一幅眼鏡,她踩著上課鈴聲走進教室。

    陳一翻出數學書后,就在盯著洛小溪的背影。

    他倆的位置在教室里屬于對角,一個東北角,一個西南角,直線之間,應該算是最遠的距離了。

    陳一不是起了色心,而是剛剛給她撿完圓珠筆后,他隱隱約約間聽見了她們的那段對話。

    “小溪我想起來了,她叫洛小溪。但是,她薅我頭發干什么?”至于后面有關于李思琪的話題,隨著陳一越走越遠,加上被嘈雜的環境所擾亂,并沒有聽見。

    “難道是呆毛做了什么奇怪的舉動,被發現了?”陳一盯著那道柔美的背影,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如果她目光總是往我頭頂瞄,那就是被發現了。目前為止,她并沒有回頭偷看我。好險,剛才呆毛要是被一把揪掉,那就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意外了。”

    數學老師在黑板上寫完今天要講的公式定理后,掃了一眼課堂,所有人都在低頭看著課本,或是認真或是裝樣子,只有陳一伸長脖子望著門口,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

    三班各科老師沒有不對陳一感到惋惜的,這些老師無一例外都希望他能夠迷途知返,好好學習,只是有的已經放棄了,有的還在堅持。

    數學老師早就走到放棄的那一序列中了,并且有些古板,對那些有腦子卻不好好學的深惡痛絕到家了,說過,浪費最可恥!

    她教了數十年學,經驗老到,自然一眼就看出他在偷看洛小溪,而且目的不純。

    呵呵

    “陳一!洛小溪好看么?”這一問,令剛剛還沉悶無比的課堂氣氛瞬間炸了。

    洛小溪一臉茫然的回過頭。

    兩人一個東北角,一個西南角,越過沸騰的同學們,目光相遇。

    被抓個正著,陳一慌亂的移開目光,懵逼了我的數學老師,您老人家是幾個意思?洛小溪好不好看,關我什么事她又不是我媳婦。

    可惜數學老師聽不見他的心理活動,反而一臉嚴肅的逼問道“回答我!”

    看樣子是生氣了,陳一不好再坐著,只能站起來,硬著頭皮實話實說“好看。”

    全班頓時一陣嗷嗷起哄。

    洛小溪什么時候被這么夸過?長這么大,這陣仗她也是第一次遇見,這么多人,又是老師又是同學的,也不知怎么滴,耳朵尖就紅了。

    “好看吧?我也覺得好看,這么好看的女孩子,不好好學習可是追不上的。”

    “嗯,老師說得對”陳一已經準備好迎接一頓冷嘲熱諷了,沒想到數學老師一改往常畫風,正笑瞇瞇的望著他。

    原來這才是數學老師的最終目的,陳一沉默,鬧了半天,是變個花樣勸他學習。

    真是難為數學老師了,她今年快五十了吧,竟然能夠想出這種辦法來,這是美人計?竟然拿洛小溪來誘惑我

    “知道就好好學!”

    數學老師擺手示意他坐下。

    “同學們,不要以為老師是在打趣陳一和洛小溪,你們還小,不懂。等你們踏入社會,就會知道,不通過好好學習強大自身”數學老師掃了大多數男生一眼“是娶不到媳婦的。”

    老師話音剛落,就又引起一陣哄笑。

    “好了,現在開始做題。”

    由于剛剛的一段插曲,這趟數學課氣氛一直很活躍,直到下課鈴響。

    陳一沒去找洛小溪。

    洛小溪也沒來。

    因為尷尬

    同學們的目光在兩人身上移來移去,發現沒戲看,就散了。

    直到最后一節上體育課的時候,別人都陸續跑去操場了,教室里只剩下他們兩個。

    前方趴在桌子上的那道安靜動人的背影,似乎正在等著某人的解釋,才遲遲未動。

    陳一準備好說辭后,起身走了過去。

    他站在門口。

    發現,洛小溪閉著眼睛,只是長長的睫毛正在悄悄顫動著。

    欣賞了好一會兒后,陳一忍不住“洛小溪,別裝睡了,我知道你沒睡著。

    嗨,醒醒。”

    “昂!”洛小溪頓時氣惱的睜開了眼睛“知道我裝睡,還不快走,一個勁盯著我瞅,你要干嘛啊?”

    她確實被陳一看鬧心了,剛剛那一分鐘,心跳的賊快,都缺氧了,于是有些火大。

    陳一一怔,然后無奈道“我就想跟你解釋解釋。”

    “不聽。”

    “那一起去上課啊?體育!”

    “不去。”

    陳一撓撓頭,這是咋了,沖誰發脾氣呢,我又不欠你的。

    于是邁開步子,走了。

    洛小溪這才松口氣,低頭整理著校服,然后打算去上體育課。

    這時,門口出現一個人影。

    “他怎么又回來了?”洛小溪抬起頭,看到門口站著一個身穿紅裙嘴邊有痣的女人,正在咧嘴笑。

    剛剛下了兩階樓梯,陳一覺得還是有必要去跟她解釋解釋,總這么誤會著也不是個事。

    于是又返回去。

    站在走廊樓梯口,陳一看到紅裙女鬼走進了三班。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