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 章節目錄 761 懷了就生,六爺被斥不害臊(2更)
    正午時分,綠蔭縈繞,涼意陣陣。Δ』看Δ書』Δ閣ww w. .co

    許家餐桌上,氣氛卻格外詭異,老太太和許母不停給許鳶飛裝湯。

    “這是后面老李家散養的雞,營養很豐富,你多喝點。”老太太樂呵呵看著她,做長輩的,就算嘴上不說,心底總是存了抱曾孫的想法。

    “嗯。”許鳶飛低著頭,都能感覺到父親灼熱的視線,“爸,您吃個雞腿。”

    她說著給父親夾了個肉。

    許正風冷哼著,那表情分明是,別想用一個雞腿打發我。

    “人家孩子都領證了,你還想怎么樣?你這做長輩的,就不能大度點,整天繃著個臉給誰看?”許老一臉嫌棄。

    這要是沒領證就罷了,人家是正規合法的,你到底繃著什么勁兒啊。

    其實許正風心底也清楚父親的意思,只是心底憋屈,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胳膊肘往外拐,這要是膽子再大一點,這兩人怕是要私奔了。

    與其說是氣京寒川,不如說是與自己置氣,恨自己沒守好閨女。

    “二叔。”許舜欽瞧著他嘆著氣,給他盛了碗湯。

    許正風偏頭看他,忽然眼睛一亮:“舜欽,你年紀不小了吧。”

    許舜欽怔了下。

    “你怎么還不找女朋友?鳶飛都領證了,你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

    “不要太挑剔,有合適的就處處,你別等妹妹結婚有孩子,你還是光棍一個。”

    “你這孩子就是要求太高。”

    ……

    許舜欽真的是莫名其妙,這火力怎么就突然集中到他這里了,和他有什么關系。

    許正風是不能說京寒川與許鳶飛,只能把矛頭對準了某個單身狗。

    京寒川低頭吃著東西,心底還是感激大舅子幫自己承擔了所有火力,可是許舜欽就很郁悶了,給你盛湯,還得被催婚?

    *

    許鳶飛吃了中飯,許是昨晚太累,又靠在床邊,昏昏沉沉睡著了。

    莫名其妙做了夢,有個奶娃娃扯著她的衣服喊媽媽,她猝然驚醒,已然日落時分,京寒川從許老那處借了本舊書,正坐在窗前翻閱,偏頭看她。

    “醒了?”

    “我們昨晚是不是沒做任何措施?”許鳶飛額頭都是細汗。

    京寒川放下手,坐在床邊,伸手幫她擦汗,現在的天氣,白天燥熱,晚上反而很涼,她衣服被汗水濡濕,潮熱得貼在身上,難受得狠。

    “那又怎么了?”他笑得很淡,“我們已經領了證,懷了就生,又不是不合法。”

    其實這件事京寒川也想過,他也沒想過很早要孩子,不過若是懷了,肯定是要的。

    許鳶飛伸手抱住他,“我就是心底有點怕。”

    “怕什么,一切有我。”他說著低頭吻了吻她的發頂,“要不要去洗個澡,我們出去走走。”

    “嗯。”

    “那我幫你找換洗衣服。”

    兩人已經坦誠相見過,自然也不會在乎一些細節,只是許鳶飛拿著衣服才發現,他居然給自己找了一身長褲長袖,這種天,他是準備熱死自己。

    “這個……”

    “遮羞,你身上……”京寒川話沒說完,許鳶飛咬了咬唇,一頭鉆進了浴室。

    進了浴室后,她還特意查了一下安全期與吃事后藥的事情,思來想去,還是把這個想法給放棄了。

    這地方太小,就一家藥房一個小診所,她如果去買藥,估計馬上就會傳到自己家人耳朵里,這里幾乎是沒什么秘密的。

    不過兩人出去溜達了一圈,在這里唯一的一個超市里,還買了點計生用品。

    結賬的時候,某人神情坦蕩,許鳶飛卻臊著臉不敢看營業員。

    “今晚還……我覺得不太舒服?”

    畢竟昨天是第一次,身體肯定有點。

    “我知道,只是備著。”京寒川也沒打算今晚對她做什么,許正風今天也沒喝酒,若是在他眼皮底下再做什么事,只怕自己回京的時候,已經不是個完整的人了。

    兩人回屋后,京寒川也沒什么事,就在群里閑聊了幾句。

    當時段林白正在群里浪蕩,他聽說京寒川去鄉下,那邊信號不大好,膽子頗大的在群里招搖。

    熱戀中的男人:【……你們都評評理,寒川曝光這事兒,怪我嗎?】

    【他每次有事情也不和我們說,就和上回我也不清楚他大舅子的事一樣。】

    【我是好心,這丫卻要把我給沉塘了,老子小心肝都嚇出來了。】

    ……

    緊接著系統提示京寒川發了個紅包,名為【安慰你的小心肝。】

    段林白那時候正在許佳木小區后門,等她收拾行李,兩人準備回京,看到這信息,虎軀一震!

    我勒個擦。

    這丫沒病吧,給他發紅包?

    他顫顫巍巍的,愣是沒敢點。

    京寒川:【愣著干嘛?領紅包,不是說我嚇著你了。】

    熱戀中的男人:【寒川,你是不是在鄉下受什么刺激了?許爺踹你腦袋了?】

    這要不是壞了腦子,怎么會突然給他發紅包?還安慰他?

    太驚悚了。

    【心情不錯,不與你計較而已。】

    他這話一出,群里幾人就明白了。

    還能有什么事,能讓他心情愉悅,八成是持證上路了。

    傅沉:【恭喜,心愿達成,開心了?】

    京寒川:【不大開心?】

    【嗯?】

    【除卻要考慮婚事,還得考慮孩子問題。】

    傅沉捏緊手機,這廝是在和他炫耀什么?

    得了便宜還賣乖?

    簡直不要臉。

    京寒川:【我后天回京,到時候一起吃飯。】

    因為這時候傅斯年與余漫兮也回京了,正好趁著這日子好好聚一下。

    *

    寧縣

    段林白還在猶豫著要不要點開紅包,就看到許佳木提著行李包快步走來,他推門下車,轉而去接她。

    熟稔的接過她手中的包,卻瞧見她眼尾有些紅。

    不用多想也知道肯定是在家里爆發沖突了,他沒多問,握住她的手,“我們回去了。”

    “嗯。”

    上車后,許佳木也沒多說什么,靠著車窗睡了半個多小時,整個人好像才舒服了些。

    “你戶口的事情都已經弄好了吧?”段林白純屬沒話找話。

    “嗯。”

    “后天朋友約我吃飯,讓我帶上女朋友一起,你要來嗎?”段林白得事先和她打了招呼,商量一下。

    “你朋友?”

    “大部分你都見過了,他結婚了,要請客吃飯,一起去吧,我也想借這個機會,把你介紹給我朋友認識。”

    許佳木看了眼段林白,“你真的喜歡我,想和我一起走下去?”

    她心底很清楚兩家的差距,自己家里這烏煙瘴氣的模樣,只怕段家是容不下的。

    段林白此時還沒上高速,直接靠邊停車,認真看著她,“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以為我是玩玩的?”

    他一副受傷委屈,著急跳腳的模樣,許佳木沒想到他反應這么大,怔了下,“我……”

    “老子那么多第一次都給你了,被你打過,親也親了,還一起開過房,你現在想不認賬?”

    “哈?”

    許佳木怔了下,開房?“我們就是住過一個酒店,也沒發生什么啊?”

    “要是在古代,別說開房了,就是拉個手,你就得對我負責!”

    許佳木完全跟不上他的邏輯,他東一棍子西一棒子,完全不按照正常邏輯來,這讓她這種最注重思維的理科生,有些懵逼了。

    “我喜不喜歡你,你還不清楚?”

    段林白忽然握住她的手,放在胸口。

    “你感受到了沒?我的心跳!”

    許佳木挑眉,默默說了句:“心率過快,容易導致心力衰竭。”

    段林白剛準備了一段陳詞,被她這話堵得臉紅脖子粗。

    許佳木卻悶聲笑了下,忽然就著手,一把扯住他的衣服,段林白猝不及防,整個身子撞過去……

    被她吻住了!

    段林白心底有些飄飄然,卻覺得這舉動有些不對勁啊,她一個女生,是不會有些粗魯了。

    媽的,那也架不住老子喜歡啊!

    “木子,你要是覺得沒安全感,咱們可以回京就領證結婚。”段林白咳嗽著,語氣有點虛,半開玩笑般。

    ------題外話------

    六爺安慰浪浪的小心肝,怕是要把浪浪給嚇死。

    三爺終于也被刺激了一回,嘖嘖~
上海幸运三分彩官网